学校附近出租色情小说 女生深陷其中成绩落千丈

我沿着他的脖子一路吻着,一直到了他的锁骨、身体……”“别叫了,别叫了,你的声音好销魂……”

当伍先生翻开《和校草同居的日子》这本小说书,看到这样几句文字时,40多岁的他也不禁面红耳赤。而这本书,竟是他从15岁女儿芳芳(化名)的书包中找到的。芳芳说,色情小说是她从包河中学旁边的文具店里租来的,身边很多女生都在看。12月21日中午,记者探访时发现,两名女生正窝在小卖部里看这种书,而小卖部的租书册上也写满了孩子们的名字。

家长诉苦 色情小说让孩子成绩下降

孩子迷上了色情小说

伍先生的女儿芳芳在包河中学读初二,学校对面有个文具店,“里面出租、销售一些黄色书籍,她从上初一就迷上了这些书,严重影响了孩子的学习啊!”

“学习成绩一落千丈,刚入学时,她上的还是宏志班,成绩还是数一数二的,可初一上学期的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,她的成绩都是倒数了。”伍先生说。

初一下学期,伍先生有次帮女儿整理书包,无意中发现书包中有一本翻得旧旧的小说,拿起小说书一看,可把伍先生给吓蒙了!

“小说里的文字不堪入目,就是一本黄色小说,这小女孩才多大啊?咋看起这种书来了?”伍先生问芳芳,但芳芳只是说,“从同学那借的,我还没看呢,你要不喜欢我明天就还回去。”

没收20多本色情小说

伍先生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,接下来的日子里,伍先生开始偷偷地检查女儿的书包,“我又发现了好几本类似的小说。”伍先生说,他也是这时候才明白,孩子是迷上色情小说了,而成绩下降恐怕也与此有关。

没收了芳芳的小说书,伍先生开始询问她小说书的来历,“这时孩子才跟我老实交待,说是她花钱从学校附近的文具店里租来的。”为让芳芳不再迷恋色情小说,他将小说书撕了。

“我以为这样一来,她就会改了,可没想到后来她还在看。”伍先生既担心又生气,“后来,我又从她那没收来20多本类似的小说,有些撕了,有些烧了……讲道理孩子也能听进去,为此,她还主动给我写过保证书。”

可是,撕书、烧书、写保证书这些都不管用,12月20日,伍先生又从女儿的书包中找出了一本,“没想到我管这么紧,孩子还是戒不掉!”伍先生连连叹气:“学校附近的文具店里怎么能租这种书给孩子呢?”

记者调查 文具店出租色情小说

俩女生看得目不转睛

12月21日中午12点半左右,记者来到了包河中学,学校大门口对面有一排楼房,有两三家小卖部的门头上挂着“文具店”字样的招牌。因为正是中午放学时间,门口有不少学生进进出出。

记者拦住了两名学生,问起哪个文具店里能租书,结果她们不仅热心地给记者指了地址,还都表示自己曾在文具店里租过书,“就是那家‘小唐文具店’。”

记者走进小唐文具店,眼前才出现了小型“图书馆”的模样:一个商品架上码放着三排小说书,总共不到100本,一名短发女生正坐在店内的凳子上,手中捧着一本小说书,另一名扎马尾辫的女生站在书架旁边,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小说书。

租金每天只要0.5~1元

记者试图与短发女生交谈,“你看的是什么书啊?”短发女生没有说话,只将小说书封面递给记者看了一下——《情妇独角戏》,接着又继续埋头“苦读”了。

码在商品架上的小说书大约分为两类,一类是写着“穿越”字样的小说,有《穿越之极品美女》、《穿越之祸水妖妃》等,还有一类小说写着“青春”字样,有《犯规的恋爱游戏》、《神偷俏王妃》等,随便翻开一本,里面都有男女之间卿卿我我的文字。

见记者在找书,女老板很热情,“你也要租书吗?大书的租金是1块钱一天,小书5角。”

每天十多名女生借书

过了半个小时,文具店里的学生多了起来,几名学生自行拿了一本书,然后掉头问女老板,“本子呢?”女老板指了指柜台说,“在台子上呢。”

一名女学生按指点拿出一个破旧的本子,在上面记录起来——“特工哑后,孔××,1元,12月21日”,写完后,另一名女学生接了过来……随后,她们到店门口各自付了1元钱给女老板,拿着书就回学校了。

记录本每张纸的正反两面都密密麻麻地写着小说书的出租情况——书名、借书人姓名、租金和时间,第一页上面写的是今年6月份时的借书记录。

笔记本大约有60张纸,截至目前,还剩下几张空白纸,粗略翻了一遍后,记者发现每天大约记录着十多名学生的借书情况。

老板声音

女生们喜欢



Copyright ©2002-2018 国民彩票app客户端www.syxinghai.com 版权所有